NHK:核裁军的未来——人类将告别军控条约吗?

画外音:中程弹道导弹一度将世界带到核战的边缘。为了避免核战的爆发,美国和前苏联签订了《中程导弹条约》。今年2月,美国通知俄罗斯美国打算退出该条约。一周内《中程导弹条约》将到期。这将引发新的军备竞赛吗?全世界现有1.4万枚核弹头。美国和俄罗斯在后冷战时代核武器管控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但中国的军事力量一直在崛起。核武军控框架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获得完善。本期的《环球议程》节目是由日本NHK和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于2019年7月5日在瑞典联合录制的。

丹·史密斯(主持人、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人们现在正在经历30年来对核武器从未有过的担忧,这也对军控的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情况复杂而危险。欢迎各位来到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我们接下来将讨论核武器管控等军控问题。我们开始吧。谢尔盖,请问你觉得中导条约到期将会对全球安全以及国际关系带来什么影响?

日本NHK WORLD-JAPAN网站发布了2019年7月27日《环球议程》(GLOBAL AGENDA)节目,中美俄日四国学者在节目中就美国退出《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等内容展开了讨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特聘研究员、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参加了该节目的讨论

谢尔盖·巴特桑诺夫(1976-1993年在俄罗斯外交部工作,后于2004年加入位于日内瓦的非政府机构“普格沃什会议”推动核裁军工作):如果你问我条约到期的第二天会发生什么,美国和俄罗斯相继退出后,我认为从实际角度看不会发生什么。但是,从宏观角度看这就比较令人担忧。在上世纪50末和60年代,人们开始形成一个观念,如果苏联和美国进行核战,那将会是世界末日。然而从90年代有股逆流开始出现,一些人认为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核武器是可以考虑的,他们认为在有限范围内谨慎而精准地使用核武器应该是可以的。我认为这种想法十分危险,我们必须全力阻止人们接受这样的观念。

丹·史密斯:托马斯,你对退约后果有何看法?

托马斯·卡拉克(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我认为会有一些后果。然而这些后果与退约的原因有关。根据我在北约的同事的说法,退约的起因是俄罗斯一直违反条约,美国必须做出一些反应。美国开始组装常规中程导弹。这一切的背景是,各种导弹的产量和需求都在剧增,包括巡航导弹、反舰飞弹、弹道导弹、超音速导弹等。对于美国及其盟国乃至俄罗斯和中国来说,防空导弹和反导弹系统的需求上升了。这就是背景。

丹·史密斯:周波,你同意这个看法吗,还是你从中国的角度有不同看法?

周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特聘研究员、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我同意谢尔盖的说法,实际影响不大。但是我觉得这是对人们对世界未来、美国领导力以及未来军事发展信心的一个打击。每个人的忧虑都在加深,欧洲人非常忧虑,甚至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要设立欧洲军团。德国总理默克尔觉得北约如果拥有这种能在几分钟内命中俄罗斯的导弹,可能激起俄方反应。不过我觉得中国被动地卷入这场讨论是件很滑稽的事,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与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进行交谈时甚至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丹·史密斯:下面我们来听听秋山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秋山信将(日本一桥大学国际问题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从军控和裁军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导条约终结代表了两件事情。一是冷战模式的军控退出历史舞台,具有战略核力量的两个大国之间的战略稳定遭到了破坏。现在维持战略平衡变得十分复杂;二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军控已经陷入了危机。

丹·史密斯:为什么这样说呢?

秋山信将:因为如果大国不进行战略克制并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军控体系,那么别的国家可能会受到鼓励也撕毁多边协定,尤其是朝鲜和伊朗这两个国家,他们目前处于遵守多边协议的边缘,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这些行动将会给那些国家释放什么样的信号。

画外音:在冷战接近尾声时,美国和苏联一共有6万颗左右的核弹头。1987年,经过几年的谈判,两个超级大国签订了中导条约,禁止了陆基核导弹。然而在今年2月,特朗普政府告诉俄罗斯他们将会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随即宣布了一个发展中程导弹的计划。越来越多的人担忧可能会发生新的军备竞赛。

丹·史密斯:诸位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对中导条约在更加宏大的背景中给出自己的理解。诸位都在通过不同角度以对问题不同的理解来对军控的整体框架表达一种忧虑。托马斯,你觉得问题有那么严重吗?

托马斯·卡拉克:我觉得在政治、军事方面有很多事情在发生。我想就之前一位嘉宾提到的“信心”问题作一下回应。我认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应该会增强各方在一个问题上的信心,即美国及其盟国不会对问题视而不见。前总统奥巴马曾说过,一切行为皆有后果,违反协议的行为必将受到惩罚。当北约的29个成员国以统一声音谴责这些违反条约的行为时,这是件好事,体现了美国和盟国没有因此出现隔阂。如果破坏美国和盟友关系是俄罗斯当初的打算,那么他们没有得逞。大家已经看到了,北约内部很团结,美国和亚太地区的盟友们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稳固。

丹·史密斯:从你的角度看,托马斯,如果我理解错了请马上纠正我,美国这样做真地有道理吗?

托马斯·卡拉克:我认为是有道理的,北约29个国家也都如此认为。

丹·史密斯:北约成员中很多人说这是一种违反条约的行为,请美国别退出条约,所以也有杂音。谢尔盖,你对此有何评价?

谢尔盖·巴特桑诺夫:很多国家都说这是对条约的违反,还有人说“这种对条约的违反十分有趣”。当美国开始对俄罗斯进行指责时,我问了美国和俄罗斯政府高级代表一些问题。我从美国朋友那边得到的信息是他们已经跟俄罗斯政府代表接触过,他们已经对俄罗斯代表传达了“俄方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样一层意思。美国人这样说并没有很直接地指出俄罗斯的问题所在,而俄方则对我说:“多年以来,美国人从来没有拿出过可靠的证据来指责俄罗斯,他们没给出导弹的具体型号,也没有拍到过任何照片”。美国基本上拒绝了俄罗斯提出的所有谈判邀请。

另一方面,俄罗斯也对美国违反条约的很多行为进行了指责,比如测试反弹道导弹系统,以及在罗马尼亚和波兰进行陆基宙斯盾系统测试等等。

丹·史密斯:陆基宙斯盾是个导弹防御系统,之所以将其称为“陆基宙斯盾”是因为宙斯盾系统一般是海基的,但是如今它已经在陆地上获得了部署,现在指控的要点在于,陆基宙斯盾系统可以被用作地对地导弹,而不仅仅是地对空导弹。

托马斯·卡拉克:那些关于陆基神盾系统的指控我认为是荒谬的,美国遵守了中导条约的明文规定。下面我想回到“信心”的问题上去。从大局来看,这不光是关于俄罗斯陆基巡航导弹的问题。这要比那个问题宏大得多。大家知道,普京2007年在德国慕尼黑指出,他认为中导条约已经不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他们已经提前给我们发出警告了。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的事件据说在此几年后开始,当然只是据说。不仅如此,俄罗斯还有大量违反军控协议的行为,俄罗斯对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采取了完全漠视的态度。所以说,不是只有一两起违反协议的事件,俄罗斯长期以来都在破坏军控协议。为了全球战略稳定,这应该引起和平研究机构的重视,俄罗斯才是真正的威胁。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